君梓霂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以及这其实没写完

冬天了。

金发男子紧了紧身上的大衣,双手揣在口袋里,慢慢悠悠的往前走着。

本来只是闲来无事散散步,没想到却碰到了熟人。

熟人么?呵....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脚下转变了方向。

“哟,黑桐。”金发男子招了招手,打了个不轻不重的招呼。

被称为黑桐的青年男子一愣,随即脸色就变得不自然起来,支支吾吾道:“学...学长,是你啊...”金发男子疑惑地皱眉,问道:“你怎么了,黑桐?”“啊,不,那个,学长,如果没事的话...我,我就先走了!”“喂——”.....

眼看着那个黑发青年逃也似的离开,仍旧不明所以的金发男子眨了眨眼,好看的血红色眸子里一片迷茫。

自己有这么可怕吗?这个小学弟怎么看到自己像看到什么可怕的怪物一样?

在原地站了一会儿,处理掉心中升起的些许不快,转身离开。

------------------------------------------------------------------------

三年前,我出了车祸。

具体过程不记得了,只有仿佛让全身被撕裂的疼痛和还带有意识的缺氧深深的刻在脑海里,接着就是一片黑暗。

醒来的时候就在医院里了,白晃晃的墙壁和刺鼻的消毒水味让我几乎喘不过气来,扶着床沿坐起身,咳了几声,心想如果有机会出院一定不能再闯红灯了。

就在内心发誓的当头,我忽然发现似乎少了些什么,就好像明明放在那里的东西不见了,你却不记得把它放到哪里去了,甚至连它原来是什么都不记得了。我的意识一度被切断,就在看到身边放着的红色夹克时像被人连接上了一般,只有迷茫。

——那是一件带血的红色女式夹克。

----------------------------------------------------------------------

我失忆了。

病房里的电视里放着新闻,大概就是近来不断发生的“杀人鬼”事件,这周已经发现第四名被害者了,据说杀人手法极其残忍,现场惨不忍睹。

奇怪的是,明明是只要看过新闻或听别人说就会知道,我却对这件事毫无印象。

当时的情况我也只是以失忆为理由彻底忘记了。

——反正也和我没什么关系。

----------------------------------------------------------------------

那个人叫黑桐干也,是我在校时的学弟,听说关系还不错,他在我离校时还帮我办过一场欢送会,由此我对他还多了一分善意。

“学长,你的身体情况还行吧。”他担忧的看着我,清澈的蓝眸里已经纯粹到无法进行一丝臆想或猜测。

被这样干净的眼睛注视着, 就算是野兽也会被感动的吧。

“恩,应该没什么问题。”

“那.....学长现在记起什么了吗?”

“啊,那些家伙一直在对我的身体进行检查,到没有提醒过我什么,我也没记起什么东西。”没错,医院里的那些家伙每天都会带我去进行各种奇怪的检查,老实说我很反感。

“最起码要知道名字吧。”

恩....出人意料的,我对这个倒也没多在意。

“好吧,那我叫什么呢?"

这种问法很奇怪吧,一定。

“白纯里绪。”

------------------------END---------------------------------------------

评论

© 君梓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