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梓霂

生贺

1

祝吴邪生日快乐

小三爷,今年也是有小哥有胖子的一年,谁都没走,谁都在,真好。

至于潘子,喝酒的时候别忘了也敬敬他,那声“小三爷你大胆的往前走”直到今天还能不跑偏地唱出来,就是唱着唱着会哑了嗓子,熏了眼睛。

今年还没戒烟?少抽点吧,都四十出头了,你那肺不是用来那么祸害的。知道你烟瘾大,没事儿多听听小花唱戏,那嗓子可不是吹,京城一绝,听多了烦心事儿也就忘了。

小哥还在看天花板?你也别怪他不理你,本来一毫无牵挂,淡出尘世的人,遇见你之后,偏偏和这世界多了一个联系,这下得了,想撒手也不成,谁叫你贱里贱气的死乞白赖缠着人家,还找什么谜底,摊上事儿了吧,人家用一生换你十年天真。

我知道他心甘情愿,我也知道你无怨无...

3


第一次是从别人口中听见你。

第二次是在电脑屏幕上看到你。

第三次是从心底深深爱着你。

人说事不过三。

我知道你不过是个虚拟角色。

可是,看到你的过去,你的选择,我还是忍不住落了泪。

亲爱的你,圣诞快乐。

生日快乐。

从此,自由之翼下,你眼中的天空,

一碧如洗,云蒸霞蔚。

-------------2017.12.25

1 2

长安曲·洛神湖

夜深了。


漆黑的幕布笼罩着万籁俱寂的长安城,月朗星稀,微风拂过,平静的洛神湖荡开几缕涟漪,几束淡雅的月光温柔地拥住了湖上的一艘小船,却不料惊动了船内微微惺忪的人。


上官紫苏睁开眼,混沌的大脑还未反应过来,便看见月上枝头,目光触及那温柔的银色才回过神来,原来已是深夜。


昙花幽然绽放,暗香浮动,混杂着雨后的特有的清新,倒是意外的好闻。


伸手捋了捋因睡姿稍稍有些凌乱的罗裙,少女站起身走出蓬外,在船头站定。


今晚的月色如往常一般明亮,清清明明,干干净净,像极了那人的眸,凝视某处时那纯粹的仿佛将这洛神湖的光芒都敛进...

5

别返校啦

你问我为什么这么热的天还要来返校?

你问我,

你妈买批啊。

『盗笔』迟到n久的十年

盗墓笔记 十年纪念

总有一天,你会点亮墓道中快要燃尽的灯芯。

火光摇曳照亮的是生的希望还是绝望。

踌躇不定间迷雾散在深海,断续的蛛丝线索。

旧照片里时光停止,遗忘了泛黄的边角。

被谁推了出去,也只能摸索不定一路前行。

是谁在轻声哭泣,回荡在墓室中的呼吸。

光明近在眼前,回首望去却尽是谎言。

谁是真?谁是假?无人回答。

这场戏只剩自我独白。

他用一生换十年天真,微笑间转过身的背影。

风声模糊了白雪,只见悠悠长白青铜门。

淡然如水的漆黑眼眸倒映的是终极还是人心。

怎知结局天意,看他湮灭在亡灵之海。

纵使险恶万分,不惜心力交瘁,藏地花开。

步...

1

第一次买汉服
凑合看看。。。。。。

1

萨子曰:女人不可不哄。

萨摩多罗有些发懵。

也不知怎么惹了上官大小姐,这位自从案子破了之后再也没理过他。

你们女人都这样吗?!一言不合就“哼,我再也不理你了!”,说好的大小姐气度呢?!你看我年纪轻轻就寄人篱下当苦工还要兼职大理寺顾问整天看尸体残缺的尸体泡浮肿的尸体血肉模糊的尸体还有半死不拉活的尸体连肚子都填不饱不供我吃喝也就算了还要我抽时间哄你?!

别说话,让我静静……

某西域少年此刻只想45度角望天,再假装忧愁的看前面的古人和后面的来者顺便抹抹鼻涕眼泪什么的——你说这叫浮夸?那我们好歹也是萨式浮夸。

不对,好像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混进来了。

总之,他堂堂一个凡舍当家店小二风流倜傥英俊潇洒能文能武(?)萨摩多...

8

看了现场我只想说刘大神真的666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以及这其实没写完

冬天了。

金发男子紧了紧身上的大衣,双手揣在口袋里,慢慢悠悠的往前走着。

本来只是闲来无事散散步,没想到却碰到了熟人。

熟人么?呵....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脚下转变了方向。

“哟,黑桐。”金发男子招了招手,打了个不轻不重的招呼。

被称为黑桐的青年男子一愣,随即脸色就变得不自然起来,支支吾吾道:“学...学长,是你啊...”金发男子疑惑地皱眉,问道:“你怎么了,黑桐?”“啊,不,那个,学长,如果没事的话...我,我就先走了!”“喂——”.....

眼看着那个黑发青年逃也似的离开,仍旧不明所以的金发男子眨了眨眼,好看的血红色眸子里一片迷茫。

自己有这么可怕吗?这个小学弟怎么看到自...

 
1 / 2

© 君梓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