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梓霂

文风君已死,如果没死替我捅它两刀。

旧歌          *     Astral Dogma续作

 
 

越来越冷了。

 
 

她独自走在街上,头顶的巨大金色时钟刚刚敲过了12点。

 
 

无所谓脖子上的黑色围巾被风吹得散开,她停下脚步,微微握紧了垂在身旁的手,抬起头,深深吸了一口气。

 
 

夹杂着巴黎雨夜混着金属的气息,令人心醉魂迷。

 
 

何谓王女的叹息?轻微的低语瞬间消逝在冰冷的空气里。

 
 

腐朽的黄铜上施镀金箔的雕塑伫立在街头,一个小丑在跳舞,没有大红的鼻子,没有油彩,也没有乱蓬蓬的头发,只有一张金色的面具遮住了大半张脸,在黑夜里散发着腐烂败的光。

 
 

小丑的周围围着一群人,他们面无表情,好似在欣赏小丑的表演,却睁着一双双呆滞无神的眼睛,定定地盯着。

 
 

没有音乐,没有掌声,而他却不知疲倦地跳着。

 
 

看了一会儿,她便与人群擦肩而过。

 
 

走过他身边时,她忽然看见小丑那未被面具遮挡的鲜红的嘴角勾起了一抹阴郁的笑意,好像僵硬已久的尸体努力弯起干枯的躯壳,黄金黄铜潮湿腐臭的味道令人生厌。

 
 

——金块堆积的摩天大楼下,埋葬的是几千年来人类古老的文明吗?

 
 

王女开始变得不知所措,脑中徘徊着父王的话,那唯一能辨认的墨迹也渐渐远去。

 
 

开始弥漫的黄金蒸汽将街道点亮,篝火边燃烧的钻石马车上精致的装饰晃动不安。

 
 

人类的黄金时期之代价何其可悲,他们任凭虚荣将躯体罗马式盛装,最后……

 
 

削落成泥。

 
 

原来神之存在迷惑吾等无知之徒,一边虔诚地供养,一边尖叫着坠落。

 
 

小丑停下了舞动的脚步,勾起的唇角渐渐腐烂,掉落。

 
 

女王殿下。

 
 

女王殿下。

 
 

女王殿下……

 
 

……我们是您的子民。

 
 

幻想的城市崩溃瓦解,王女听到了欢呼声。


 

评论

© 君梓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