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梓霂

长安曲·洛神湖

夜深了。

 

漆黑的幕布笼罩着万籁俱寂的长安城,月朗星稀,微风拂过,平静的洛神湖荡开几缕涟漪,几束淡雅的月光温柔地拥住了湖上的一艘小船,却不料惊动了船内微微惺忪的人。

 

上官紫苏睁开眼,混沌的大脑还未反应过来,便看见月上枝头,目光触及那温柔的银色才回过神来,原来已是深夜。

 

昙花幽然绽放,暗香浮动,混杂着雨后的特有的清新,倒是意外的好闻。

 

伸手捋了捋因睡姿稍稍有些凌乱的罗裙,少女站起身走出蓬外,在船头站定。

 

今晚的月色如往常一般明亮,清清明明,干干净净,像极了那人的眸,凝视某处时那纯粹的仿佛将这洛神湖的光芒都敛进去了般,波光粼粼,星星点点,又如破案时的神采奕奕,舍我其谁,亦或是同四娘斗心眼时的狡黠机敏,灵动如水……当真是好看极了。

 

——不过,若是他看见了,恐怕又要将这皎月比作杏花楼里的月饼了。她甚至能想象那个西域的少年是怎样夸张地做着手势,嘴里还不停地说着“这月亮真大,说起来那杏花楼的月饼也有这么圆吧……”,那双盛满星光的眸又是怎样紧紧盯着那轮月,跃跃欲试的样子好像真的要吃了它一样。

 

萨摩多罗……

 

晚风渐起,微微晃动着洛神湖上的一艘孤蓬,连着带动了少女泛潮的裙角,继而又轻轻放下,好像在安慰失神却不自知的人。

 

“萨摩……”哽咽着,少女极力控制着想要嚎啕大哭的欲望,抬手揉了揉泛红的眼眶,狠狠的,带着某种报复情绪的,生生将那美丽脆弱的眼角揉出了血痕。

 

——大局破,阴谋显,他挡在了本该刺向她的匕首前,血溅三尺。

 

上官紫苏满脑都是那天晚上,西域少年和自己夜游洛神湖的景象,一抹湖水,一艘孤蓬,一轮明月,一阵荷香,宛如今夜的样子。她问他为什么来这里,他微微侧身,伸手抚了抚在月光的照耀下下异常清冽的湖水,眼眸却紧紧锁在自己脸上,良久,才说道“我只是……想守在你身边,你说过的,泛舟采莲。”

 

鼻头一酸,愣是没忍住泪,心想怕是又要遭他笑话,却未曾料想触在脸上的一片柔软——他像对待一个刚出生的婴儿一般,轻轻触碰着她的脸,眼中还带着些许慌乱和疼惜。

 

池水微澜,无限缱绻。

 

——那眷恋、怜惜的眼神,她是要记一辈子的。

 

风大了,天空竟开始飘起细密的雨丝,那明月也不知何时隐去了踪迹。

 

洛神湖啊,你是否也在为你的爱人默默哭泣呢?

 

几缕凉意纠缠上少女苍白的面庞,不远处的昙花依旧自顾自开放,倔强的挺立在雨幕中,冰冷了天涯,凄凉了心境。

 

——回到你身边,只恨天涯路远。

 

长安深夜的洛神湖上,最后一丝呢喃也随这微凉的风飘散,乌篷船上不知何时没了人影,徒留摇摇晃晃的船只和不知该去向何方的流水。

 

万般思念,过眼云烟。

 

评论
热度(5)

© 君梓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