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梓霂

萨子曰:女人不可不哄。

萨摩多罗有些发懵。

也不知怎么惹了上官大小姐,这位自从案子破了之后再也没理过他。

你们女人都这样吗?!一言不合就“哼,我再也不理你了!”,说好的大小姐气度呢?!你看我年纪轻轻就寄人篱下当苦工还要兼职大理寺顾问整天看尸体残缺的尸体泡浮肿的尸体血肉模糊的尸体还有半死不拉活的尸体连肚子都填不饱不供我吃喝也就算了还要我抽时间哄你?!

别说话,让我静静……

某西域少年此刻只想45度角望天,再假装忧愁的看前面的古人和后面的来者顺便抹抹鼻涕眼泪什么的——你说这叫浮夸?那我们好歹也是萨式浮夸。

不对,好像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混进来了。

总之,他堂堂一个凡舍当家店小二风流倜傥英俊潇洒能文能武(?)萨摩多罗大公子怎么可能用特别low的方式去哄一个女孩子呢?怎么着也得让人家从此对你刮目相看吧!

“上官紫苏!”

“……干嘛?”

“你到底原不原谅我?!”

“我不!”

“……好吧!”

-怎么?这难道不好吗?简单粗暴,言语犀利,颇有我破案时的雄风。

-嗯,于是人上官大小姐也简单粗暴,言语犀利的拒绝了你。

至于接下来该怎么办呢?某个被扫地出门的西域小王子烦躁地挠了挠一头卷毛,浅茶色的眸里充满了迷茫,整个人就一个丧字。

果然他还是该庆幸人家没有一哭二闹三上吊。

-不然就她那家世背景,李郅你还是一刀捅死我算了。

-好啊,来,看在你我是兄弟的份上我会一刀毙命的,不谢。

-哎呀,想了这么多肚子好饿啊,不管了,去吃烧鸡!

…………

公元不知多少年,唐,长安城。

一道蓝色的影子风似地冲出了凡舍。据当事人报道,好像有人听见奇怪的碎碎念什么“李郅你这没人性的家伙”“紫苏我真的错了”……

只有二楼一抹粉色看着夺门而出四处逃窜的背影,笑得欢快。

评论
热度(8)

© 君梓霂 | Powered by LOFTER